• 《雪地里的脚印》说的是一只狼打算写书为自己的族群平反的故事。身为童话故事里千篇一律的反面角色,狼决心重写童话,翻转恶狼形象。他提起笔来开始写:一个冬天的早晨,雪下了又下、下了又下故事里的狼开口为自己说话。他要作者与读者都将心比心,还他们一个公道。
  • 《雪地里的脚印》说的是一只狼打算写书为自己的族群平反的故事。身为童话故事里千篇一律的反面角色,狼决心重写童话,翻转恶狼形象。他提起笔来开始写:一个冬天的早晨,雪下了又下、下了又下故事里的狼开口为自己说话。他要作者与读者都将心比心,还他们一个公道。 >>
  • 来源:www.jieshuwang.com/goods-14861.html
  • 早上五点半起来了急着出去拍日出,一到外面月亮还在,不过已经有很多摄影爱好者在外面了。后来其实七点多太阳才出来,这边就是昼短夜长。  ​  ​  ​  ​   ​ 回去吃了个早饭,继续出来拍照。  ​  ​  ​ 接着导游领我们去坐马拉雪车,一只马拉七个人。不是我圣母心,马真的很累很可怜,这个项目我觉得没什么必要了。坐在车上也很冷。不如在雪乡自己到处逛逛。  ​  ​接着我们又去了梦幻家园
  • 早上五点半起来了急着出去拍日出,一到外面月亮还在,不过已经有很多摄影爱好者在外面了。后来其实七点多太阳才出来,这边就是昼短夜长。 ​ ​ ​ ​ ​ 回去吃了个早饭,继续出来拍照。 ​ ​ ​ 接着导游领我们去坐马拉雪车,一只马拉七个人。不是我圣母心,马真的很累很可怜,这个项目我觉得没什么必要了。坐在车上也很冷。不如在雪乡自己到处逛逛。 ​ ​接着我们又去了梦幻家园 >>
  • 来源:blog.sina.com.cn/s/blog_54f7ddf20102wx9g.html
  • 大漠初雪 在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中心地带,冬天非常寒冷,能够看到动物的脚印,十分罕见。 [[img alt="大漠初雪" title="大漠初雪" class="thread-img" onload="javascript: if(($(this).parent().parent().width()-this.width)
  • 大漠初雪 在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中心地带,冬天非常寒冷,能够看到动物的脚印,十分罕见。 [[img alt="大漠初雪" title="大漠初雪" class="thread-img" onload="javascript: if(($(this).parent().parent().width()-this.width) >>
  • 来源:bbs.fengniao.com/forum/6477804.html
  • 南极企鹅有7种,包括帝EMPEROR企鹅、 阿德利ADELIE企鹅、金图GENTOO企鹅(又名巴布亚企鹅)、帽带CHINSTRAP企鹅(又名南极企鹅)、王KING企鹅(又名国王企鹅)、喜石ROCKHOPPER企鹅和浮华MACARONI企鹅。这7种企鹅都在南极辐合带以南繁殖后代,其中前4种在南极大陆上繁殖,后3种在亚南极的岛屿上繁殖。 南极企鹅的种类并不多,但数量相当可观。据鸟类学家长期观察和估算,南极地区现有企鹅近1.
  • 南极企鹅有7种,包括帝EMPEROR企鹅、 阿德利ADELIE企鹅、金图GENTOO企鹅(又名巴布亚企鹅)、帽带CHINSTRAP企鹅(又名南极企鹅)、王KING企鹅(又名国王企鹅)、喜石ROCKHOPPER企鹅和浮华MACARONI企鹅。这7种企鹅都在南极辐合带以南繁殖后代,其中前4种在南极大陆上繁殖,后3种在亚南极的岛屿上繁殖。 南极企鹅的种类并不多,但数量相当可观。据鸟类学家长期观察和估算,南极地区现有企鹅近1. >>
  • 来源:subscribe.mail.10086.cn/subscribe/readAll.do?columnId=37991&itemId=4021489
  • 虽然雪乡已被炒烂,虽然哈尔滨的空气和北京一样总是重度雾霾,虽然去雾凇岛看雾凇是一个极其拼人品的事情,但是因为心中还总是有着那一份对童话般白雪世界的向往在蠢蠢欲动,所以在最寒冷的三九天还是义无反顾地拉上LG踏上了去东北的列车,同时也开启了我们的2016年的开篇之旅。 首先介绍我这一周的行程: Day1:1月8日乘坐Z117次列车,北京站(16:55开)-吉林站(1月9日07:04到),宿列车上。 Day2:1月9日早上到达吉林站后直接坐大巴车到达雾凇岛曾通屯渡口,坐渡船后客栈老板派车接,到达雾凇岛,宿雾凇岛
  • 虽然雪乡已被炒烂,虽然哈尔滨的空气和北京一样总是重度雾霾,虽然去雾凇岛看雾凇是一个极其拼人品的事情,但是因为心中还总是有着那一份对童话般白雪世界的向往在蠢蠢欲动,所以在最寒冷的三九天还是义无反顾地拉上LG踏上了去东北的列车,同时也开启了我们的2016年的开篇之旅。 首先介绍我这一周的行程: Day1:1月8日乘坐Z117次列车,北京站(16:55开)-吉林站(1月9日07:04到),宿列车上。 Day2:1月9日早上到达吉林站后直接坐大巴车到达雾凇岛曾通屯渡口,坐渡船后客栈老板派车接,到达雾凇岛,宿雾凇岛 >>
  • 来源:you.ctrip.com/travels/mudanjiang264/2792073.html
  •   上一次的降雪虽给人们出行、城市交通等带来诸多不便,但却给丹东锦江山公园里的动物们带来了无限快乐。12月12日,记者看到,雪地里的猴子、骆驼、鹿、狼等耐寒动物很悠闲,奔跑、嬉戏、发呆,不时地摆出呆萌的造型,尽情地享受着大自然给它们带来的乐趣。    发呆的狼    行走在雪地上的矮马 原标题:冰天雪地 小动物的日子过得挺悠闲(图)
  •   上一次的降雪虽给人们出行、城市交通等带来诸多不便,但却给丹东锦江山公园里的动物们带来了无限快乐。12月12日,记者看到,雪地里的猴子、骆驼、鹿、狼等耐寒动物很悠闲,奔跑、嬉戏、发呆,不时地摆出呆萌的造型,尽情地享受着大自然给它们带来的乐趣。   发呆的狼   行走在雪地上的矮马 原标题:冰天雪地 小动物的日子过得挺悠闲(图) >>
  • 来源:liaoning.nen.com.cn/system/2016/12/13/019526172.shtml
  •   攸县新闻网讯【记者 罗琼】据天气预报称,从21号开始至25日左右,全省范围内将会迎来一次明显的低温雨雪冰冻天气过程。我县很多市民表示,这几天很是期待,虽然怕冷但还是盼望着早晨睁开眼睛就能看到窗外是白茫茫的一片,可爬起来一看没有,心里又失落了。   其实我县已经下雪啦!据了解,22日,我县的紫云峰下起了鹅毛般的大雪;23日凌晨全县范围也下起了小雪,只是时间比较短,不少市民错过了。没有关系,记者这里有网友拍到的珍贵雪景照片与大家分享。  紫云峰发射台白雪皑皑  在雪地上留下调皮的脚印  这冰凌花好看吧?
  •   攸县新闻网讯【记者 罗琼】据天气预报称,从21号开始至25日左右,全省范围内将会迎来一次明显的低温雨雪冰冻天气过程。我县很多市民表示,这几天很是期待,虽然怕冷但还是盼望着早晨睁开眼睛就能看到窗外是白茫茫的一片,可爬起来一看没有,心里又失落了。   其实我县已经下雪啦!据了解,22日,我县的紫云峰下起了鹅毛般的大雪;23日凌晨全县范围也下起了小雪,只是时间比较短,不少市民错过了。没有关系,记者这里有网友拍到的珍贵雪景照片与大家分享。 紫云峰发射台白雪皑皑 在雪地上留下调皮的脚印 这冰凌花好看吧? >>
  • 来源:www.yxnews.gov.cn/Info.aspx?ModelId=1&Id=50619
  • 虽然雪乡已被炒烂,虽然哈尔滨的空气和北京一样总是重度雾霾,虽然去雾凇岛看雾凇是一个极其拼人品的事情,但是因为心中还总是有着那一份对童话般白雪世界的向往在蠢蠢欲动,所以在最寒冷的三九天还是义无反顾地拉上LG踏上了去东北的列车,同时也开启了我们的2016年的开篇之旅。 首先介绍我这一周的行程: Day1:1月8日乘坐Z117次列车,北京站(16:55开)-吉林站(1月9日07:04到),宿列车上。 Day2:1月9日早上到达吉林站后直接坐大巴车到达雾凇岛曾通屯渡口,坐渡船后客栈老板派车接,到达雾凇岛,宿雾凇岛
  • 虽然雪乡已被炒烂,虽然哈尔滨的空气和北京一样总是重度雾霾,虽然去雾凇岛看雾凇是一个极其拼人品的事情,但是因为心中还总是有着那一份对童话般白雪世界的向往在蠢蠢欲动,所以在最寒冷的三九天还是义无反顾地拉上LG踏上了去东北的列车,同时也开启了我们的2016年的开篇之旅。 首先介绍我这一周的行程: Day1:1月8日乘坐Z117次列车,北京站(16:55开)-吉林站(1月9日07:04到),宿列车上。 Day2:1月9日早上到达吉林站后直接坐大巴车到达雾凇岛曾通屯渡口,坐渡船后客栈老板派车接,到达雾凇岛,宿雾凇岛 >>
  • 来源:m.ctrip.com/html5/you/travels/mudanjiang264/2792073.html
  • --> 离开南天门后,路开始向下降,走了半小时后,见到有人迎面而来,有人,大半天在旷野行走都没见人踪,原来他们都是信徒到南天门的寺庙进香,由响导带领的朝拜队伍,他们在早上8时在厚珍子出发已经行了8个半小时登山,我们讲述了经历,因沿路都没有补给,食物不足,他们送了4个小面包给我们充饥,正为我们的处境担忧时,他们的响导说今天我们天黑前出山的机会不大因现在已是下午4时半了,下山的路又险又徒,天黑了真不容易找到前路,他建议他的儿子是在厚珍子开农家乐的,可以开车到铁甲树接我们,如天黑我们还未能出山,他便入山找我们
  • --> 离开南天门后,路开始向下降,走了半小时后,见到有人迎面而来,有人,大半天在旷野行走都没见人踪,原来他们都是信徒到南天门的寺庙进香,由响导带领的朝拜队伍,他们在早上8时在厚珍子出发已经行了8个半小时登山,我们讲述了经历,因沿路都没有补给,食物不足,他们送了4个小面包给我们充饥,正为我们的处境担忧时,他们的响导说今天我们天黑前出山的机会不大因现在已是下午4时半了,下山的路又险又徒,天黑了真不容易找到前路,他建议他的儿子是在厚珍子开农家乐的,可以开车到铁甲树接我们,如天黑我们还未能出山,他便入山找我们 >>
  • 来源:www.mafengwo.cn/i/5483223.html
  • 是誰把絨布猴子遺留在零下10度的雪中?(圖/翻攝自祥子()推特/下同) 國際中心/綜合報導 是誰?一隻模樣楚楚可憐的絨布猴子被丟在零下10度的大雪中,正當主人懷疑到底是哪位「兇手」如此大膽時,意外在「案發現場」發現清晰又可愛的腳印。原來,是他們家愛玩的柴犬,即使外頭冰天雪地,依然阻止不了它想要到院子奔跑的興致。 這隻柴犬名叫「Maru」,在日本可是小有人氣的狗明星,主人更不時在推特(Twitter)上發表它的生活照片。冬天到來後不只氣溫低,日本許多地方更下起大雪,但這都無法阻止Maru離
  • 是誰把絨布猴子遺留在零下10度的雪中?(圖/翻攝自祥子()推特/下同) 國際中心/綜合報導 是誰?一隻模樣楚楚可憐的絨布猴子被丟在零下10度的大雪中,正當主人懷疑到底是哪位「兇手」如此大膽時,意外在「案發現場」發現清晰又可愛的腳印。原來,是他們家愛玩的柴犬,即使外頭冰天雪地,依然阻止不了它想要到院子奔跑的興致。 這隻柴犬名叫「Maru」,在日本可是小有人氣的狗明星,主人更不時在推特(Twitter)上發表它的生活照片。冬天到來後不只氣溫低,日本許多地方更下起大雪,但這都無法阻止Maru離 >>
  • 来源:game.ettoday.net/article/457497.htm
  • 一只秃鹫,从草丛中飞了起来,扑棱着小一米的大翅膀,一个转身,向着更远的大山飞去。这边走。牛仔Matt示意我们跟上。  在蒙大拿阴沉的天空下,浪里飞,翁布,David和我踩着Matt坐骑的马蹄印,穿越在白雪皑皑的黄石国家公园内。  回到刚才的那只秃鹫,虽然隔着大几百米,牛仔Matt并未错过大鸟起飞的地点。一定有什么东西。Matt说。  马蹄踏着积雪,深一脚浅一脚地穿行在张牙舞爪的灌木丛中。气温并不是很低,但蒙大拿冬天的天气变化多端,刚才还如铅色般阴沉的天空,此时却白云朵朵碧青湛蓝,当然也许转过几个山
  • 一只秃鹫,从草丛中飞了起来,扑棱着小一米的大翅膀,一个转身,向着更远的大山飞去。这边走。牛仔Matt示意我们跟上。 在蒙大拿阴沉的天空下,浪里飞,翁布,David和我踩着Matt坐骑的马蹄印,穿越在白雪皑皑的黄石国家公园内。 回到刚才的那只秃鹫,虽然隔着大几百米,牛仔Matt并未错过大鸟起飞的地点。一定有什么东西。Matt说。 马蹄踏着积雪,深一脚浅一脚地穿行在张牙舞爪的灌木丛中。气温并不是很低,但蒙大拿冬天的天气变化多端,刚才还如铅色般阴沉的天空,此时却白云朵朵碧青湛蓝,当然也许转过几个山 >>
  • 来源:cchorse.com/travel/a/2016-01-25/4467.html
  • 阳光穿透林冠,在厚厚的苔藓层上照出一块块亮斑,气温开始上升,我们的手脚也开始有了暖意。尽管已经进入六月,海拔两千多米的森林还是有些寒气。我和同事肖哥一早出发,今天要走最远的动物监测路线。照例,我们背着干粮和罗盘、GPS、表格等工具,一路观察林子里各种动物留下的蛛丝马迹,随时记录发现的大中型兽类。这不,路边的地上就有一堆橄榄形的粪便,每颗约两厘米长,哈哈,上周有豪猪经过,粪便已经干了,我说。肖哥又在周围找到了一个东西,长长的,两头尖,白底黑斑,正是豪猪身上掉下来的刺。做完记录,我们继续前进。 忽然,小路(
  • 阳光穿透林冠,在厚厚的苔藓层上照出一块块亮斑,气温开始上升,我们的手脚也开始有了暖意。尽管已经进入六月,海拔两千多米的森林还是有些寒气。我和同事肖哥一早出发,今天要走最远的动物监测路线。照例,我们背着干粮和罗盘、GPS、表格等工具,一路观察林子里各种动物留下的蛛丝马迹,随时记录发现的大中型兽类。这不,路边的地上就有一堆橄榄形的粪便,每颗约两厘米长,哈哈,上周有豪猪经过,粪便已经干了,我说。肖哥又在周围找到了一个东西,长长的,两头尖,白底黑斑,正是豪猪身上掉下来的刺。做完记录,我们继续前进。 忽然,小路( >>
  • 来源:www.dili360.com/article/p5791c07eef2cf86.htm?from=timeline
  • 共舞,虽然糊了,还是纪念一下 7月19日: 今天的日程是one day trekking。17日的攻略中已经提及过,800B一个人,内容包括竹筏、骑大象、看大象表演、长颈村、骑牛车、兰花园,还有免费午餐。旅行社里有各种套餐,你可以挑选自己的心仪套餐。 司机会按时到酒店接你,一辆小面包车载满了乘客后就开往目的地。其实,竹筏、骑大象、看大象表演、骑牛车、还有免费午餐都是在一个区域,就像游乐园一样,到了那里玩不同的项目。 竹筏漂流--凉风徐徐,细雨绵绵。我很诗意地欣赏着周边的一切,小吴同学却冷得蜷成一个糯米团。
  • 共舞,虽然糊了,还是纪念一下 7月19日: 今天的日程是one day trekking。17日的攻略中已经提及过,800B一个人,内容包括竹筏、骑大象、看大象表演、长颈村、骑牛车、兰花园,还有免费午餐。旅行社里有各种套餐,你可以挑选自己的心仪套餐。 司机会按时到酒店接你,一辆小面包车载满了乘客后就开往目的地。其实,竹筏、骑大象、看大象表演、骑牛车、还有免费午餐都是在一个区域,就像游乐园一样,到了那里玩不同的项目。 竹筏漂流--凉风徐徐,细雨绵绵。我很诗意地欣赏着周边的一切,小吴同学却冷得蜷成一个糯米团。 >>
  • 来源:www.mafengwo.cn/i/974858.html
  •   相信大家一定都知道“麦田怪圈”这东西,有人说是外星人在地球上的遗迹,也有人说是一群恶作剧的小朋友友搞的鬼。不管怎么说,麦田怪圈都像一个迷吸引着人们去探寻究竟。而今天说的雪地怪圈,跟外星人一丁点关系都没有,而是艺术家Sonja Hinrichsen和志愿者们的作品!1月29日,原籍德国的艺术家Sonja Hinrichsen在美国科罗拉多落基山脉的兔耳关(Rabbit Ears Pass)带领五位志愿者一起画出了这幅巨大而美丽的雪地画。
  •   相信大家一定都知道“麦田怪圈”这东西,有人说是外星人在地球上的遗迹,也有人说是一群恶作剧的小朋友友搞的鬼。不管怎么说,麦田怪圈都像一个迷吸引着人们去探寻究竟。而今天说的雪地怪圈,跟外星人一丁点关系都没有,而是艺术家Sonja Hinrichsen和志愿者们的作品!1月29日,原籍德国的艺术家Sonja Hinrichsen在美国科罗拉多落基山脉的兔耳关(Rabbit Ears Pass)带领五位志愿者一起画出了这幅巨大而美丽的雪地画。 >>
  • 来源:www.thzer.com/show-7-523-1.html
  • 才短短一周没有上网,就感觉很久没有来数字尾巴了。把没看过的帖子都一个一个点开,一会儿就把浏览器标签排的满满的。看到有新奶爸分享自己的数字生活。灵光乍现,那么就先交一篇关于绘本的作业吧。分享给一些已经或者即将成为奶爸奶妈的尾巴们。 有自己的baby是一件开心的事情,但更多的是一种责任。婴儿来到这个世界,是一无所知的个体。他们柔弱,无助,一切在他们眼里都是新鲜,未知,好奇的。父母在他们身上涂抹什么颜色,他们眼中的世界就是什么颜色。如何对待我们的孩子,他们便如何对待我们,对待这个世界。 那怎么让他们开启对未知世
  • 才短短一周没有上网,就感觉很久没有来数字尾巴了。把没看过的帖子都一个一个点开,一会儿就把浏览器标签排的满满的。看到有新奶爸分享自己的数字生活。灵光乍现,那么就先交一篇关于绘本的作业吧。分享给一些已经或者即将成为奶爸奶妈的尾巴们。 有自己的baby是一件开心的事情,但更多的是一种责任。婴儿来到这个世界,是一无所知的个体。他们柔弱,无助,一切在他们眼里都是新鲜,未知,好奇的。父母在他们身上涂抹什么颜色,他们眼中的世界就是什么颜色。如何对待我们的孩子,他们便如何对待我们,对待这个世界。 那怎么让他们开启对未知世 >>
  • 来源:www.dgtle.com/thread-144478-1-1.html
  • 今天推荐给大家的这本书讲的是狼的脚印吗? 我们接着看,说的是一只狼打算写书为自己的族群平反的故事。身为童话故事里千篇一律的反面角色,狼决心重写童话,翻转恶狼形象。于是写出一个好狼的故事来,但是最后,好狼见到他千方百计想结交的脚印的主人他们的敌对天性自然而然地激发出来,这个时候,狼醒过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敲门的声音。打开门,他发现一排脚印,跟他故事里一个模样,他不由自主地跟着脚印出去散步故事没有结尾,原来的脚印加上狼的脚印重叠着,狼见到猎物,他还可以跟他成为朋友吗?还是顺从天性,让好狼彻底成为
  • 今天推荐给大家的这本书讲的是狼的脚印吗? 我们接着看,说的是一只狼打算写书为自己的族群平反的故事。身为童话故事里千篇一律的反面角色,狼决心重写童话,翻转恶狼形象。于是写出一个好狼的故事来,但是最后,好狼见到他千方百计想结交的脚印的主人他们的敌对天性自然而然地激发出来,这个时候,狼醒过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敲门的声音。打开门,他发现一排脚印,跟他故事里一个模样,他不由自主地跟着脚印出去散步故事没有结尾,原来的脚印加上狼的脚印重叠着,狼见到猎物,他还可以跟他成为朋友吗?还是顺从天性,让好狼彻底成为 >>
  • 来源:bbs.ibabyzone.cn/showtopic-9804.html
  • 忠诚的小黑紧跟不舍 这时到了下一个补给点,仍旧是锁门无人在。南京蔡这时已经有点撑不住了,说你带了火柴了么,我说要找找才知道,问他怎样,他说我感觉不行了,我要把这房子的锁撬开,今晚我们就住这里吧,进去找找有什么东西。我说怎么能住在这里,一没吃,二没喝,睡觉也成问题,他说你看我们到现在还没到宿营地,而且现在天也快黑了,再走下去我也走不动了,就在这里过夜吧。我说不行,我们住在这里要死掉的,前面不远就应该快到了,再坚持会。看着他疲惫的神色,我想如果是一个人走的话,真不知道是一个什么状况,有一个伙伴,无论如何,我
  • 忠诚的小黑紧跟不舍 这时到了下一个补给点,仍旧是锁门无人在。南京蔡这时已经有点撑不住了,说你带了火柴了么,我说要找找才知道,问他怎样,他说我感觉不行了,我要把这房子的锁撬开,今晚我们就住这里吧,进去找找有什么东西。我说怎么能住在这里,一没吃,二没喝,睡觉也成问题,他说你看我们到现在还没到宿营地,而且现在天也快黑了,再走下去我也走不动了,就在这里过夜吧。我说不行,我们住在这里要死掉的,前面不远就应该快到了,再坚持会。看着他疲惫的神色,我想如果是一个人走的话,真不知道是一个什么状况,有一个伙伴,无论如何,我 >>
  • 来源:www.kaixin001.com/repaste/550052_869379230.html?stat=orrecn_out